<address id="xjtzb"></address>
    <noframes id="xjtzb"><address id="xjtzb"><listing id="xjtzb"></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jtzb"><address id="xjtzb"><listing id="xjtzb"></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xjtzb">
    <em id="xjtzb"><form id="xjtzb"></form></em>
    <form id="xjtzb"></form>
     手機版 | 登陸 | 注冊 | 留言 | 設首頁 | 加收藏
    當前位置: 網站首頁 > 疫病防控 > 基礎獸醫 > 文章

    非洲豬瘟的診斷和防治研究進展

    時間:2022-09-02    點擊: 次    來源:北斗農科    作者:張濤 譯 - 小 + 大

    3  免疫預防

    3.1 非洲豬瘟疫苗

    到目前為止,仍然缺乏安全有效的抗ASF疫苗,同時缺乏對ASFV足夠敏感且不會在ASFV基因組內進一步進行遺傳適應的永久性細胞系,這嚴重阻礙了大多數候選疫苗的生產。疫苗的開發似乎仍然是可行的,因為暴發急性ASF后康復的豬對密切相關的ASFV毒株的挑戰性感染具有免疫力。影響疫苗開發的原因部分是由于感染豬產生的抗體不能真正使病毒失去活力(未能完全中和)。此外,許多對建立良好免疫應答很重要的成分在定位和功能上尚未完全被確定,因此,根據個別成分或通過載體表達的抗原生產疫苗具有挑戰性。滅活的病毒制劑沒有產生實質性的保護作用,不過接種的豬產生了針對ASFV的抗體。最后,還應指出的是,ASFV能夠建立復雜的免疫調節和有效的免疫逃避機制,也就是說,它會產生許多能夠影響宿主免疫系統的物質,從而使病毒有效地復制。

    隨著ASFV大范圍傳播,相關研究機構加強了疫苗的研究與開發,并取得了一些非常有希望的結果。ASFV疫苗可能比其表面上的研究進展更接近成品。

    鑒于最近幾篇綜述總結了設計安全高效的ASF疫苗的方法,以下將重點介紹ASF疫苗開發的總體情況、最近發表的論文和進展,以及一些被忽視的問題。

    3.2 減毒活疫苗

    減毒活疫苗可以以毒力自然減弱的ASFV毒株或通過敲除毒力因子導致毒力削弱的毒株為疫苗株。有些疫苗制作工藝是對自然產生的毒株進行合理的改進。

    第一批疫苗生產工藝在20世紀60年代就已獲得了許可。這些早期活疫苗是基于減毒的ASFV毒株,并于20世紀60年代在葡萄牙和西班牙的野外條件下使用了數千次。不幸的是,許多免疫豬在接種疫苗幾個月后出現了機體功能衰弱和慢性病變,并導致兩個國家的發病豬增加。最后,疫苗回收,停止了現場使用。這一經驗解釋了為什么今天需要對ASFV疫苗候選株的安全性進行非常仔細的檢查。ASFV疫苗設計不應倉促解決。

    從20世紀70年代到90年代,俄羅斯進行了通過合理選擇減毒株開發緊急疫苗(接種屠宰場和安全處理廠的待宰豬)的研究。根據紅細胞吸附抑制(haemadsorption inhibition)和免疫生物學試驗確定的特性和血清免疫類型,對ASFV的幾種毒株進行了測試和分類??傊?,大多數候選毒株仍會誘發接種豬出現相當長的病毒血癥和輕微的發熱反應。即使在較長的時間之后,疫苗也會產生較高的保護作用,但免疫作用并不完全,特別是當接種豬的免疫力較低時。

    另外,ASFV自然發生的減毒毒株的變異株也被作為候選疫苗株進行了測試。最近,Zani和Gallardo等在波羅的海分離到了這種毒株。在Gallardo等報告初步試驗結果后,Barasona等測試了野豬口服接種ASFV Lv17/WB/Rie1株(在西班牙獲得專利,專利號為PCT/2018/000069)后的安全性和免疫效果。該毒株為截短的CD2v蛋白(EP402R基因),不具有紅細胞吸附(non-haemadsorbing)性。在對野豬進行免疫-攻毒試驗的測試環境中,可以觀察到,大多數接種疫苗的野豬和一頭早期感染ASFV疫苗株的對照組野豬的體溫略有升高,這是唯一觀察到的臨床癥狀。用qPCR方法檢測,發現部分野豬體內含的ASFV載量很低。在疫苗接種期,大多數接種疫苗的野豬和所有早期接觸的對照組野豬都產生了抗ASFV的抗體,證明ASFV疫苗株具有免疫原性和傳播性。用野毒株攻毒后,在12頭接種疫苗的野豬中,11頭豬對致命的攻毒產生了免疫保護(92%),發生急性ASF的野豬是免疫后沒有產生抗體或接種疫苗后體溫升高的豬??傊?,該結果令人感到前景光明,但仍然缺乏關于疫苗的保護作用、安全性和無害性的更精確數據。Gallardo等在早期對同一毒株進行的研究中發現,至少有一頭豬發生了關節腫脹和病變,這表明可能發生了慢性病。此外,疫苗毒株的傳播可能會對受影響地區的人群和所在國家產生有利或不利的影響。這種毒株的優勢在于它的非轉基因特性。

    最有希望成為ASFV疫苗株的候選者是通過同源重組產生的基因缺失突變體。Bosch-Camós等利用這種方法,已經對ASFV的幾種毒株合理地敲除了毒力基因和干擾素抑制因子(interferon inhibitors)。敲除的毒力相關基因包括9GL(B119L)、UK(DP96R)、CD2v(EP402R)、DP148R,以及多基因家族(multigene families,MGF)的不同成員。沿著這些思路,敲除不同的I型干擾素抑制因子會產生毒力減弱的ASFV毒株,且對攻毒產生保護作用。從ASFV BA71毒株(基因I型)中敲除CD2v基因的情況也是如此。然而,在ASFV基因Ⅷ型毒株上,同樣的敲除并沒有產生同等程度的毒力減弱。另一個常見的靶基因是B119L(9GL)。幾種主要的毒株顯示出毒力衰減和保護作用,但ASFV基因Ⅱ型格魯吉亞(Georgia)分離株存在問題。對于ASFV格魯吉亞分離株,通過額外敲除DP96R(UK)基因 實現了毒力完全減毒。然而,一個重要的教訓是,ASFV的遺傳背景會影響基因缺失突變體的表型。

    上一篇:淺談適度規模養牛場的疫病管理

    下一篇:規?;i場非洲豬瘟防控策略

    網站地圖 | 服務條款 | 聯系方式 | 關于陽光
    冀公網安備 13050002001403號

    |

    建議使用1440*900分辨率瀏覽 
    冀ICP備14003538號  |   QQ:472413691  |  電話:0319—3163003  |  
    欧美理论大片

      <address id="xjtzb"></address>
      <noframes id="xjtzb"><address id="xjtzb"><listing id="xjtzb"></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xjtzb"><address id="xjtzb"><listing id="xjtzb"></listing></address></address>

      <noframes id="xjtzb">
      <em id="xjtzb"><form id="xjtzb"></form></em>
      <form id="xjtzb"></form>